日期:
欢迎访问!
市场形式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市场形式 > 正文

“传感器新闻”:警察超速驾驶现象报道

发布日期: 2021-11-24浏览次数:

  ,是指记者们利用自制的传感器收集数据或者直接从政府官方的传感系统中获取数据内容,加以分析后形成的专题报道。

  那么,什么是传感器?其实,它无处不在,手机里的相机、GPS感应器、麦克风、收音机、监控摄像头、无人机等都是传感器。

  佛罗里达的警察一直以每小时超出限速30多英里的速度开车,他们数千次地这么干,违反法律,造成交通死亡事故,并且逃脱重罚,直到位于劳德代尔堡的《太阳哨兵报》的萨莉·克丝汀和约翰·梅因斯写了关于超速警察的报道,并凭此获得普利策奖。

  2011年10月11日,当迈阿密警察洛佩兹超速经过巡警沃茨的车时,他的车速被测到了120英里/小时,而所在区域速限为65英里/小时。巡警加速追赶洛佩兹,让他靠边停车,但是他并没有立刻停下。

  洛佩兹警车的行车记录仪显示,他超速行驶了8分钟之后终于接受了巡警沃茨的命令靠边停车。这则新闻和视频公开之后,报纸评论和社交媒体反应强烈。

  但是问题依然存在:如何驳斥佛罗里达警察部门的标准化似的辩护,即洛佩兹,或者一两名其他警察,仅仅是少数的害群之马。

  《太阳哨兵报》也希望能表明虽然洛佩兹这次确实犯了一个极端的超速错误,但他并非是个极端不守法的警察。

  一名打来电话抱怨警察超速的读者帮助了克丝汀的新闻调查。这名读者提到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数据。克丝汀提及了他所说的线索:“你知道吗,SunPass(佛罗里达州收费公路的电子付费系统)有这些数据和相关时间。”

  这篇报道的数据是有可能获取的。因为佛罗里达州建有联网的实体传感系统,以适应政府机构复杂的财务交易。佛罗里达州的警察不仅可以开专车回家,还不需在州收费公路上交费。

  不过,SunPass仍需确认这些车驶过收费关卡却不缴费是合理的。理论上讲,这些警车通过关卡时会被摄像,SunPass的工作人员会将车牌号与数据库中的登记数据进行核查,在明确其是警车之后,将免其付费。

  不过,这个过程太复杂冗长了。因此,警察局给每一辆警车配备了一个SunPass射频识别(RFID)转发器。在SunPass的后台系统中,所有警车的转发器编号都与非收费账号相连。

  收费关卡在感知到转发器时会发出“呯”的声音,在适当的时候记录下他们的行驶数据,将数据发回中央存储器,但不会向司机收费。

  所以,证明超速情况的证据,至少在理论上是存在的:每一个转发器都有特有的编号。每次行驶时,这个编号至少会被记录到两次时间戳,而记录的位置也是可知的。记者可以用被免掉通行费的两地之间的距离,除以通过两地的时间差,得出平均驾驶速度。

  但为了落实这些,克丝汀和梅因斯需要确认时间戳是准确一致的,收费站的位置是已知的,并且所有收费关卡都在同一地点,在设备硬件的一定范围内,记录转发器信息。此外,他们需要拿到数据。

  佛罗里达州相对友好的新闻环境帮了他们的忙,当然,运气也起了些作用。与世界上其他更现代的系统不同,高速公路归佛罗里达当地政府所有。克丝汀和梅因斯提出这些数据属于公开数据,而非私人商业信息,所以应当公开。

  克丝汀和梅因斯联系了SunPass公司而不是向警察部门索要数据。起初,SunPass拒绝公开数据,称佛罗里达州法律规定,如果数据涉及可识别个人的私人信息,则不适用于《信息自由法案》。两位记者坚称他们索取的是政府部门转发器的编号,而非私人信息。

  梅因斯说:”SunPass几天后就同意了。”他们“开始向我们提供数据”,数据包含110万行、超过250兆的资料。

  约翰·梅因斯发现SunPass系统中每一个收费关卡都与华盛顿的国家原子钟同步,他意识到他们拿到了准确一致的时间戳。获取地点信息有点难度,因为每个关卡的地址是以收费站的名字记录的,没有可查找的经度纬度,也没有提到两个收费站之间的距离。

  梅因斯和克丝汀走了很多路,穿坏了很多皮鞋,做了些试验,犯了不少错误,最终才补上了缺失的数据。

  克丝汀和梅因斯最初想用汽车的里程表估测收费关卡之间的距离。他们开车驶过每一个关卡,记录下里程表上显示的数字。

  然而,当他们测试流程时,却发现即使是在测试16英里的短途里程时,克丝汀的雷克萨斯车和梅因斯的迷你库珀车显示的距离也有细微的差别。其他的不确定因素还包括磨损的轮胎、轮胎品牌的不同以及汽车之间的各种不同点。

  他们的下一步举措是,说服一家从事GPS设备设计及生产的名为“际航电”的科技公司,借它一台价值130美金的GPS设备,来为他们提供准确的、可重复使用的位置和距离。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中,克斯汀和梅因斯几乎开车走遍了佛罗里达州的所有收费公路。在很多情况下,他们不得不开车走相反方向来迎合上下坡的不同情况。通过这一切,“际航电”的设备显示出了读取精确度,并且始终保持在百分之一英里内。

  最终,所有的原始数据都准备就绪。约翰·梅因斯的下一个任务是利用微软的Access软件来写出算法以显示所有超速的旅程。

  “当你通过一个错误的公式来计算数万个数字,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将是错误的。所以如果你弄糟它,它将会终结你的职业生涯。”他说,“当我第一次弄糟一个计算后,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才把各种各样的错误清除掉。”

  然而,此时萨莉·克斯汀正在报道整个故事的剩余部分,与涉及警察超速的相关人士进行交谈,问他们发生这些事故和警察逃脱重罪的时间和原因。

  尽管如此,这个新闻故事的基石是利用对于梅因斯来说很陌生的数据处理技术。“如果我有机会回到从前,”梅因斯说,“我会告诉我自己该怎么做,但是我为我能完成这件事引以为自豪,而且最后(结果)也是非常好、非常准确的。”

  在克斯汀和梅因斯的报道看来,在2010年10月到2011年11月之间警察有6000次开车超速,不仅如此,而且车速高达每小时90英里(145千米/小时)。

  通过克斯汀与梅因斯的处理,这些数据有力地证实了佛罗里达人一直怀疑和抱怨的问题:州警察机关对警官们无视法律的行为不闻不问,而且尽管造成各种死伤,他们还是放任了自己部门里鲁莽驾车的风气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