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欢迎访问!
市场形式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市场形式 > 正文

军情前哨站|输球又输阵 沙特联军在也门遭遇“飞狼”

发布日期: 2022-01-13浏览次数:

  1.一场沙特和也门之间的球赛为胡赛武装新一轮的进攻吹响了号角,沙特联军输球又输阵,士气受到严重打击。

  2.胡塞武装突然实施“闪电战”,舍卜瓦省部落联盟宣布“中立”,赶走了当地哈迪驻军和沙特公司。

  3.胡赛武装的米-24直升机在战场上大出风头,神出鬼没被沙特的美国顾问称为“飞狼”。

  进入12月中旬,马里卜省西南东西巴拉克山脉上的争夺陷入焦灼。胡塞武装和阿盟联军似乎都已达到极限,战线一度陷入僵持。然而战线不发生变化并不意味着其他东西也不发生变化,战争是国家与国家间综合实力的对抗,也是民心士气的对抗。外界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影响到战局的变化。

  而这期间最重要的插曲,莫过于2021年12月13日的西亚U16青年足球锦标赛决赛了。在历尽千辛万苦之后,连球鞋都是二手回力的也门青年足球队终于站到了在沙特曼达市决赛的赛场上,而他们的对手则是沙特青年足球队。就在比赛开始的前一天,沙特王室突然表示要为也门哈迪政府提供一笔30亿美金的财政援助。听闻这一消息,哈迪政府中的一些虫豸随即开始骚扰球员,并要求他们在比赛中放水,给王爷们寻个开心。

  事件很快败露,并引发骚动。人们对官僚们的卑劣行径感到不耻,一些民意代表表示“也门本就除了尊严一无所有!现在连尊严也要丢掉了吗?”更有胡塞士兵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孩子们被迫输掉比赛,领袖将用导弹炸平沙特王宫!”

  13日晚上,一向吵闹的也门的战场却突然变得无比安静。所有人都关注着比赛,连在停电数年的部落里,酋长们也在用租来的发电机和投影仪在山脊上向居民们播放着球赛。青年队的每次进球,都会迎来家乡父老的一次欢呼。最终,也门以5:4的比分艰难赢得了胜利,整个也门都成为了欢庆的海洋,朝天鸣枪的庆祝活动甚至造成了百余人受伤。而在萨那,胡塞的士兵和民众更是在街道上高呼“بالروح بالدم نفديك يا يمن”(我们将用灵魂和鲜血救赎你!也门!)

  对于在饥饿、战争和苦难中挣扎的也门人民而言,青年队的胜利是一个巨大的精神慰藉,甚至超越了政治分歧

  在球赛结束之时,也是新战斗也随之开始。在13日夜间最后的战斗中,胡塞武装的一名山地突击队员,原体操冠军阿卜杜勒拉赫曼福阿德托赫马在战斗中阵亡。而抱病在床已久的萨利赫 瓦赫比少将也派出了瓦赫比旅的2个快速营(指以武装皮卡和卡车为主的摩托化单位,每营编制300多人)前往马里卜前线,将之作为胡塞武装的新预备队。

  当次日清晨的阳光照射在荒芜的大地上时,胡塞武装的士兵们在祷告和欢呼声中发起了新的攻势。但不是在之前激烈争夺的马里卜,而是在北方,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发生战事的焦夫省。凭借着放羊娃山地兵和武装摩托,胡塞武装轻而易举的突破了当地哈迪军队的脆弱防御,占领了Habash山北部、Afi村和Qashan山,在战线上打开了一个突破口。

  不知道是由于昨天输掉的球赛,还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失败。沙特政府变得怒不可遏,他们突然为之前的财政援助设定了一堆障碍条件,并最终迫使哈迪政府主动拒绝了这一援助。而这一事件无疑影响了前线的哈敌军和亲哈迪民兵的士气。当然,此时对于哈迪和阿盟军而言,还有一个更为迫在眉睫的问题——胡塞武装的主攻方向 究竟在哪?

  使用中近程弹道导弹攻击沙特境内的军事、工业与能源设施,一直是胡塞武装的重要战略威慑手段

  16日凌晨,胡塞武装再次对沙特本土发起导弹袭击,他们发射了五枚国产弹道导弹,分别攻击了哈立德国王空军基地和吉赞工业园区,袭击摧毁了空军基地中的几处设施与工业园中的几条生产线。而在天亮后,瓦赫比旅的快速营又向巴拉克山脉东南部的沙漠进行了渗透,夺取了小镇Al-Butr。而这一行动让阿盟的参谋们认定,胡塞的主攻方向依旧是马里卜市!为了阻止胡塞武装控制东巴勒克山脉的部队继续做大,沙特空军像是疯了一样攻击地面目标,甚至有一台胡塞的传令摩托连续遭受了4发大型火箭和3发炸弹的袭击。不过这位摩托车手在战前可是著名的暴走族,他最终还是毫发无伤的将命令送到了作战部队手上。直到17日夜间,沙特空军依旧在对前线实施不间断空袭。而为了应对可能的新攻势,阿盟军又命令焦夫省Yatamah镇西侧作为预备队的一个摩步旅向马里卜进军。

  以16日和17日情况来看来,哈迪和阿盟联军尽管投入了更多的兵力和技术装备,却未能赢得战争的主动权。但胡塞武装似乎也未能继续攻城略地,战事仍旧处于僵持状态。但到了18与19日,胡塞武装的行动却突然取得了进展。

  在焦夫省方向,完成了休整的胡塞武装向北实施了闪电战,快速占领了Tamir、Qarn Bin Shaman和Qarn al Ḩijrah三座小山。随后如行云流水般继续北进攻占了 Al-Judayd高地,并使用缴获的重武器对战略重镇Yatamah镇的补给公路实现了火力控制。该镇地处沙漠中央,只能依靠外部运入补给,守军只有哈迪军第10旅残部和数百名民兵。胡塞武装随即采用了之前的叙利亚和阿富汗战场的“边打边谈”的策略,最终与当地部落酋长达成协议。后者将保证整个大Al-Yatamah区保持中立直到战争结束,并解除了当地哈迪军武装。而这无异于宣告焦夫省北部战线的完全崩盘,阿盟联军只能将在该省北部的剩余兵力撤退萨达省东部进行重组。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似乎同样也适用于沙特人,就在他们输掉了球赛、丢失了焦夫省北部,在马里卜的群峦上焦头烂额之时。Yatamah镇宣布中立的余波却已经开始扩散,舍卜瓦省的部落联盟在19日下午宣布中立,并控制了当地的油田和管道,赶走了当地驻军和沙特公司,直接把哈迪政府一成的原油产出切断了。

  舍卜瓦省的部落联盟宣布中立后的地图,红色是胡塞武装控制区、绿色是哈迪与阿盟控制区,无色为中立区

  而就在沙特如梦方醒的把马里卜上空的机队调往焦夫省,试图阻止胡塞武装继续扩大战果,并惩戒当地宣布中立的部落时。胡塞武装突然在与沙特边境突然发起了一轮新的攻势,击溃了数个阿盟营级单位,俘虏了20多名苏丹雇佣兵。而那架先前大出风头的米-24则再次出现在了巴拉克山脉上,对着西侧山脉反斜面的炮兵和补给点进行了一通精准输出,随即再次扬长而去。行动极为干脆利落,以至于沙特的美国顾问都给它起了个绰号——“飞狼”(Airwolf),这个名字源自一部1984年的同名电视剧,是一架来无影去无踪,刀枪不入的超级武装直升机。

  电影里的“飞狼”其实是一架安了机关炮、可伸缩吊舱并涂了隐身涂料的贝尔公务机,远不如“雌鹿”那般威猛

  胡塞武装独特的用兵思想和战略决策在这场战争中表现的淋漓尽致。期待他们未来给新时代的战争形势带来更多的惊喜和变化。